必须表白all曦的宝藏@曦曦酱的杂货铺 太太!


为蓝曦臣受向的几乎每个主流配对都贡献了高水平的甚至可以镇tag的文,写起文来可以日更1w+,不写的时候脑洞如流水,构架如缫丝。

还会做活动策划,鼓励大家一起参与粮食生产活动,能在贫瘠土地上遇到这样的劳模太太本饿殍三生有幸!

(图源水印侵删)

一定要提名云次方的星太@_star热爱生活呀巴扎嘿 !日更画手!这个手速是真实的吗!可爱无敌,脑洞有趣,并且,紧跟时事!云芳有您了不起!

硬是用一年时间让我从她的前前圈粉丝,磨成了现圈粉丝,因为经过了一年,我终于坚定了有星太的地方我一定不会饿死。

【HP/犬狼犬/SBRL】【原创】从寄居到同居 2

——关于两个傲娇互相嫌弃对方的房子的故事 第二弹


姗姗来迟的更新(因为作者爆字数了...希望这个片段是一个相对完整的故事),以及,这篇小天的视角比较多,所以整个有点欢脱向。


  二、

他们已经在一起住了有接近半个月了,Sirius逐渐对这个简陋的小屋熟悉起来。

在Remus Lupin的房子里行走要格外当心,谁也不知道那个布满灰尘的五斗柜里藏着什么。说不定是一只斑地芒*,津津有味地啃食发霉的木隔板;说不定是格林迪洛**的骨架,泡在发黄的液体中,散发着奇怪的气味。还有咬人的狐媚子,爬在潮湿墙角的变形蜥蜴,都需要随时有十二分的警...

【HP/犬狼犬/SBRL】【原创】从寄居到同居 1

——关于两个傲娇互相嫌弃对方的房子的故事



 目前G级,治愈小甜饼+段子+不知道怎么就有点虐了,第一更似乎不怎么切题...大概四发完。


请不要大意地捉虫/考据/文笔剧情好或者不好都给点评价~



一、


“咚——咚咚——咚咚咚——咚咚—咚—”


门口的人似乎悠闲得故意要敲出一点节奏感来。


Remus·Lupin正蜷缩在壁炉旁,仅剩的木炭烧得只有一点红热的余烬。他眯起眼睛,今晚窗口的月光没有昨晚满月时那么刺眼了,这里也很久没有人登门拜访过了。


  • “大脚板,别告诉我你解决不了一个麻瓜的门锁。”Remus冲...

  • Ariel Elemmire:

    给基友的生贺~
    第一次抄这么长的紧张死了真怕弄坏了。。。
    嗯,杜甫的诗!
    【lof上不会艾特。。。

    ——亲爱的艾达瑞安,生日快乐!

    ——爸爸为你准备了一个最大最大的蛋糕。

    ——如果你点燃最高的那支白蜡烛,你能看到火焰在山巅燃起,一团接着一团。

    ——等你长大了以后,这座美丽的城邦,纯白坚硬的城墙,都将是你的。你能代我守护好她吗,我勇敢的艾达瑞安?

    (真的没有人觉得白城像个奶油蛋糕吗?爱到深处自然黑)


    ——为什么爸爸说好的蛋糕又没有了?

    ——来自正在换牙的啃不动城砖的艾达瑞安


    我们的时代 Aragorn/Faramir 5

    5、法拉米尔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醒来的,但无疑,昨晚一定睡了个好觉。可能是阿夕拉斯的作用,也可能是暖融融的麦香的空气,或者是对前景太过乐观的估计;不管怎样,是时候走出天堂般洁净的病房,去面对真正的、千疮百孔的现实了,他无奈地想。

    窗外透进不甚明亮的灰白色光线,把这里的一切都照得苍白无力。外面的黑云肯定还没散去,四周似乎都寂静无声,因为压抑,或是恐惧。一道淡淡的光线越过他,照在伊欧玟的病床上,即使经历了战争的残酷,她的眉宇间依旧是晴朗的,但比他曾经见过的她,又多了几分英勇和坚强。也许,还不是绝望的时候。

    他蹑手蹑脚地移下床,阿拉贡的医术发挥了作用,他减轻了大半的伤痛,已经能够不太平稳地走路了...

    我们的时代 Aragorn/Faramir

    这章 依旧是战前部分,王女出场(容我表个白!!

    4、

    阿拉贡摆弄着瓶瓶罐罐,叮铃咣啷的声音,在小房间里格外清晰响亮。贝瑞贡猛然睁开眼睛,发现外面已经漆黑,房间里明亮的烛光,映着两个人的影子。

    他揉了揉眼睛:“法拉米尔大人、阿拉贡大人。”随即尴尬地问道:“已经晚上了吗?”

    “已经晚上了。”法拉米尔一边迅速地扣着衣服,一边笑着:“来弄点吃的吧,我们睡了一天,也都饿了。”

    “哦!我忘了,都过了一整天了,我马上去拿。”贝瑞贡敲着自己的脑袋,懊悔的走出门去。


    “你睡了一整天?不过你好像是饿了一整天。”贝瑞贡走远后,阿拉贡问道。

    法拉米尔默不作声,他抬起头,严肃地...

    我们的时代 Aragorn/Faramir

     (虽然没几个人看,但露珠又默默滚回来更了,冷cp也要刷存在感)

    3、

    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下来了,从窄窗中透进的光越来越微弱,阿拉贡甚至觉得,再这样下去,法拉米尔的眼睛就会成为这里唯一的光源了——那双温柔明亮的蓝色眼睛,蕴含了汉那斯安南的月光。阿拉贡点燃了壁灯的灯草,烛光在黑暗的房间里弥漫起来。

    他的手靠近了法拉米尔的衣领,轻轻地解开内层白色棉质上衣的扣子。法拉米尔惊觉地缩了回去,双手紧紧攥住被子:“你要干什么?!”阿拉贡的举动出乎他的意料,这太出格了。他惊恐而警惕地盯着阿拉贡,迫使他不敢轻举妄动。

    “当然是换药啊,你以为呢?”阿拉贡本来自然的举动也停下来,故意认真端详着法拉...

    我们的时代 Aragorn/Faramir 冷cp卖卖安利

    2、

    他现在必须挑起两个人的重担,一个是他自己的,一个属于那永远不会回来的哥哥。

    不知手上沾满多少兽人的黑血,也不知多少战士牺牲在这场没有意义的战斗中。法拉米尔在毒箭中昏沉下去,不论战果如何,他已无望了。

    熊熊燃烧的火焰,父亲悲恸的目光,都在高烧中渐渐模糊了...


    抹了抹脸上的血污,阿拉贡踢了一脚脚边肮脏的兽人。四周战火正在熄灭,满目疮痍的平原上横陈着难以计数的兽人尸体,还有人类。看着来来往往的医者抬着担架,忧愁停驻在他心中,似乎是血脉里属于努曼诺尔人的悲悯。不顾疲倦,他走向前去,想搭一把手。

    “阿拉贡大人!阿拉贡大人!可找到您了,”一位上了年纪的妇人急匆匆地跑上来,...

    1 / 2

    © Sameen | Powered by LOFTER